<small id="sesmi"><li id="sesmi"></li></small>
  • <td id="sesmi"><li id="sesmi"></li></td><small id="sesmi"></small>
  • <td id="sesmi"><td id="sesmi"></td></td>
  • <small id="sesmi"><button id="sesmi"></button></small><td id="sesmi"><li id="sesmi"></li></td><td id="sesmi"><td id="sesmi"></td></td>
  • <td id="sesmi"><button id="sesmi"></button></td>
  • <td id="sesmi"><td id="sesmi"></td></td>
  • <td id="sesmi"></td> <td id="sesmi"></td>
  • <td id="sesmi"><td id="sesmi"></td></td>
  • <td id="sesmi"><li id="sesmi"></li></td>
  • 首頁>檢索頁>當前

    寧夏扎實推進“三個課堂”常態化普及應用——

    網聯塞上南北 融通課堂內外

    發布時間:2022-08-15 作者:本報記者 張賀 通訊員 謝姣 來源:中國教育報

    全區專遞課堂、名師課堂、名校網絡課堂“三個課堂”已實現全覆蓋常態化普及應用;所有鄉村中小學和城鎮學校結對互動教學,開展網上送課程、同步上課,實施“一師多校、在線走教”……2022年,寧夏“互聯網+教育”示范區建設收官之年,“三個課堂”建設交上一份沉甸甸的答卷。

    2018年,教育部批復寧夏開展全國“互聯網+教育”示范?。▍^)建設。彼時,寧夏在全面完成“寬帶網絡校校通”任務、建成寧夏教育云平臺的基礎上持續發力,將“三個課堂”納入示范?。▍^)建設的重要內容。近4年來,寧夏充分發揮“互聯網+教育”示范區自治區全覆蓋優勢,以“三個課堂”顯著提高農村薄弱地區學校教學質量,有效彌合區域、城鄉、校際差距,促進城鄉義務教育優質均衡一體化發展,有力推動教育數字化轉型和教育高質量發展。

        一盤棋部署

        強化頂層設計凝聚“云端”合力

    曾幾何時,農村薄弱學校開不齊、開不足、開不好課程是困擾寧夏教育發展的桎梏。

    正因如此,2018年寧夏建設全國“互聯網+教育”示范區的初衷,就是要讓農村薄弱地區的學生也能聽到好老師講的課程,接受優質教育,開闊眼界。

    作為示范區建設的重要突破點,“三個課堂”建設聚焦薄弱學校師生需求,打通區域、城鄉、校際差距較大等“堵點”“難點”,精準施策持續發力。

    在推進“三個課堂”建設過程中,寧夏依托“互聯網+教育”部區共建示范區領導小組優勢,協調解決實施過程中項目規劃、經費保障、技術研發、融合應用等方面的實際困難和問題,實現自治區、市、縣、校四級聯動。制定了《寧夏回族自治區“互聯網+教育”示范區建設規劃(2018年—2022年)》及《寧夏回族自治區“互聯網+教育”示范區建設實施方案》。堅持標準引領,出臺包括“三個課堂”在內的8個建設與應用指南,涵蓋了教育專網、智慧校園、網絡安全等。制定教育大數據、學校畫像、平臺接入3項技術標準,全面覆蓋“互聯網+教育”建、用、管等環節,構建從基礎建設到融合應用、從素養培育到能力提升、從數據匯聚到安全管理、從示范引領到整體提升的制度體系。

    “借著全區一盤棋部署的東風,在線互動課堂迎來了新生?!睂幭那嚆~峽市教育局信息中心主任喬曉軍說。

    其實,寧夏在2017年就已大力推進在線互動課堂建設。彼時,青銅峽市為解決農村學校音樂、美術等學科教師不足的問題,以錄播教室、在線互動教室建設為核心,通過網絡專線實現雙向互動。

    由于缺乏統一的建設規劃和技術指標要求,在實際應用中也出現了一些問題。有的主講端教室只配備了一塊大屏,教師不能同時觀看到接收端教室里學生的活動場景,極大影響雙方互動的效果。有的接收端教室采用的單攝像頭、話筒等簡易錄播設備,只能用于收看主講端的課程,無法進行雙師互動教學。

    這些問題在寧夏建設在線互動課堂過程中普遍存在,一定程度上制約了“三個課堂”的推廣應用。

    如今,在頂層設計的強力加持下,“三個課堂”發展駛入快車道。

    2020年3月,教育部發布《關于加強“三個課堂”應用的指導意見》后,寧夏立足本地實際,在全國率先編制印發《寧夏中小學“三個課堂”建設與應用指南》,明確各市、縣(區)教育局是“三個課堂”建設與應用的責任主體,各學校作為實施主體,應成立以校長為組長的“三個課堂”工作小組,全面加強“三個課堂”組織形式、應用規范、運維管理、督導考核等,保障“三個課堂”常態化按需應用。

    “‘應用指南’按照統一規范建設、統一數據標準、統一管理運維的原則,推動全區所有中小學在線互動系統全部接入自治區‘三個課堂’服務平臺。清除了‘三個課堂’普及的體制機制障礙,打通了執行過程的‘最后一公里’?!睂幭慕逃畔⒒芾碇行闹魅瓮躜G說。

    自此,寧夏實現任意課堂互聯互通、教學數據一端融通,開展大數據支撐下的“三個課堂”全域統籌、精準配對、按需開課,最大限度發揮“三個課堂”建設效益,使優質教育資源在全區范圍內流通共享。

        “一把手”推進

        保障“三個課堂”質量不打折

    固原市涇源縣處于六盤山東麓腹地,為六盤山集中連片特困區。曾經,人才引不進來,農村學校專業教師短缺,課程開不齊、開不好,教育教學質量受到影響。

    2018年,示范區建設開局之年,涇源縣舉全縣之力統籌推進“三個課堂”建設與應用,由縣委、縣政府出臺《涇源縣“三個課堂”應用督導評估細則》等文件,明確“三個課堂”與學校辦學水平評估、局長和校長履職考評等直接掛鉤。

    正是“一把手”高度重視,該縣財政先后投入3000多萬元,建成了多個名師課堂和56個在線互動課堂,實現了縣優質學校與農村薄弱學校全覆蓋,并拓展到省內外優質學校與涇源縣薄弱學校的互聯互通。

    涇源縣“三個課堂”推進建設是寧夏“一把手”推進示范區建設的縮影。在寧夏,推進“三個課堂”建設成為各級政府和學校的“一把手”工程,充分保障“三個課堂”質量不打折。各地將“三個課堂”納入對地方人民政府履行教育職責的評價和義務教育優質均衡發展縣(市、區)督導評估認定和“互聯網+教育”專項督導評估工作,定期開展工作督導和應用評價。各學校把“三個課堂”納入日常教學管理體系,推動“三個課堂”應用常態化、規范化和制度化,確保主講端、接收端的平均開課率不低于每周5課時。

    涇源縣教育體育局局長王真介紹,通過在線課堂手機云平臺,教體局領導、各股室負責人、教研員可以實時觀看上課情況,也可以開展線上教研,指導評課?!稕茉纯h“三個課堂”應用督導評估細則》能夠把應用與局領導、校長、教研員履職考核掛起鉤來,確保落到實處。

    時至示范區收官之年,吳忠市同心縣教育局局長楊林依然緊盯“三個課堂”建設?!拔覀冡槍h域內城鄉優質教育資源發展不均衡的問題,用好專項配套資金,打造5個區級網絡名師工作室、29個縣級名師工作室和5個少先隊名師工作室,實現了城鄉一體化教學教研,有效服務‘三個課堂’應用新常態?!睏盍终f。

    在寧夏北部,石嘴山市第十五小學成立以各成員學校校長組成的“三個課堂”領導小組,形成“一校輻射多校,一點帶動多點”的格局?!叭齻€課堂”圓桌會議上,3個分?!耙话咽帧币粋€不能少。石嘴山市第十五小學校長路月玲說:“我們把‘三個課堂’納入校長突破項目,有需求當面碰,有計劃集體議,成為打造校際優質資源共享品牌的重要條件?!?/P>

    一竿子到底

        信息化課堂實現強應用

    如今在寧夏,即便是最偏僻的農村學校也在與城鎮學校結對互動教學,開展網上送課和同步上課已成為常態。

    暑假期間,寧夏固原市彭陽縣新集鄉白河小學四年級學生馬婕瑋的生活豐富多彩,畫畫、唱歌、學外語、背古文、做家務……

    4年來,馬婕瑋的學習生活在專遞課堂的精準“滴灌”下,與城鎮學生無二?!皼]想到專遞課堂帶給孩子變化這么大,在家門口也能上好學?!瘪R婕瑋的父親馬文軍坦言。

    2015年,為了讓孩子享受更優質的教育資源,馬文軍夫婦帶著大女兒馬婕蕓到20多公里外的彭陽縣城上小學,馬文軍打工,妻子陪讀。類似馬文軍的情況,曾經在寧夏廣大農村地區不在少數。

    2020年,根據寧夏教育廳統一部署,“三個課堂”建設全面鋪開。優質的教育資源,通過網絡,跨越山川阻隔延伸至偏遠農村。彭陽縣教體局安排新集鄉中心學校與彭陽縣一小結為集團校,將新集鄉中心學校和該鄉15所村小作為幫扶對象,白河小學就是其中之一。得知此消息,馬文軍帶著兒子回到村里,并借著惠民的好政策搞起了養殖業?!笆杖氡韧獬龃蚬ず?,能顧上娃了,日子有奔頭?!瘪R文軍說。

    名師網絡課堂也通過一塊屏得以實現“同備一堂課、同上一堂課”。石嘴山市第十五小學音樂教師哈莉和8公里外的新民小學音樂教師韓耀鵬通過一大一小顯示屏,實時互動講授《茉莉花》的演唱技巧,讓兩校學生“共處一室”,相互配合、師生互動完成教學任務。

    寧夏推動區內名校開通“云上學?!?,匯集名校網絡課堂,支持學校根據本地本校教情學情,研發特色課程資源,開展直播授課、互動教學、在線輔導等活動,全方位、系統性推動優質教育資源在全域范圍內共享,滿足學生對個性化發展和高質量教育的需求。銀川市興慶區回民第二小學教育集團三十小分校校長滕虎表示,學校面向興慶區整域開展網絡授課、專題講座等,教教師教,帶學生學,讓更多師生能從中受益。

    “三個課堂”有力地推動城鄉教育均衡發展,也激勵更多教師投身其中。寧夏建立“三個課堂”課時認定標準與激勵機制,將主講端教師開展專遞課堂、名師課堂的工作量,按線下教學1.5倍標準核定線上教學課時量,將“三個課堂”應用情況與教師榮譽評定、學校辦學水平評估和校長履職考評等掛鉤,激發教師的應用積極性和主動性。

    寧夏教育廳副廳長馬麗表示,“互聯網+教育”示范區建設近4年來,寧夏緊抓課堂教學“主陣地”、教師隊伍“主力軍”和數字服務“主渠道”,發揮教育信息化“工具箱”作用。實施“三個課堂”全覆蓋建設和常態化應用工程,建立多級聯動幫扶機制,形成跨省聯帶、城鄉攜帶、強弱幫帶、中心拖帶等互助模式,通過學?!翱缬蚵摻獭?、教師“在線走教”,有效緩解薄弱學校缺師少教難題,助力鄉村教育扶智、提質。

    目前,寧夏累計開展“三個課堂”互動教學近50萬節,顯著提高了偏遠薄弱地區學校教學質量,部分緩解了教師結構性短缺以及開不齊、開不足、開不好國家課程的問題,有力助推了教育優質均衡發展。同時從機制與體制創新、平臺與資源創新、教學結構與模式創新等方面讓寧夏“互聯網+教育”加速更新迭代,破繭成蝶。

    《中國教育報》2022年08月15日第1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daanvliegenthar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日韩视频中文字幕在线一区
    <small id="sesmi"><li id="sesmi"></li></small>
  • <td id="sesmi"><li id="sesmi"></li></td><small id="sesmi"></small>
  • <td id="sesmi"><td id="sesmi"></td></td>
  • <small id="sesmi"><button id="sesmi"></button></small><td id="sesmi"><li id="sesmi"></li></td><td id="sesmi"><td id="sesmi"></td></td>
  • <td id="sesmi"><button id="sesmi"></button></td>
  • <td id="sesmi"><td id="sesmi"></td></td>
  • <td id="sesmi"></td> <td id="sesmi"></td>
  • <td id="sesmi"><td id="sesmi"></td></td>
  • <td id="sesmi"><li id="sesmi"></li></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