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sesmi"><li id="sesmi"></li></small>
  • <td id="sesmi"><li id="sesmi"></li></td><small id="sesmi"></small>
  • <td id="sesmi"><td id="sesmi"></td></td>
  • <small id="sesmi"><button id="sesmi"></button></small><td id="sesmi"><li id="sesmi"></li></td><td id="sesmi"><td id="sesmi"></td></td>
  • <td id="sesmi"><button id="sesmi"></button></td>
  • <td id="sesmi"><td id="sesmi"></td></td>
  • <td id="sesmi"></td> <td id="sesmi"></td>
  • <td id="sesmi"><td id="sesmi"></td></td>
  • <td id="sesmi"><li id="sesmi"></li></td>
  • 首頁>檢索頁>當前

    20世紀20年代中共留蘇人員對中國革命的貢獻

    發布時間:2023-07-11 作者:劉京緣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神州學人》

    [摘要]20世紀20年代,受俄國十月革命的影響,加之國共合作的直接推動,中國共產黨開始派遣人員赴蘇聯留學。在留學院校相關課程的學習和經歷直接影響著留蘇學員歸國后的革命實踐。其中雖然有部分學員深受蘇聯式道路影響,在一定程度上阻礙了中國革命的發展,但更多人堅持奮戰在革命一線,堅持理論聯系中國實際,對中國革命的勝利作出了關鍵貢獻。

    [關鍵詞]20世紀20年代;中共留蘇人員;中國革命

    20世紀初期,俄國十月革命的勝利為當時正在探尋拯救民族之路的中國知識分子帶來了新希望,加之蘇俄兩次對華宣言伸出的橄欖枝,使國內一批知識分子迫切向往去蘇聯實地考察。在時代的大背景下,中國共產黨的成立與國共合作直接推動了這一想法的實現,中共派人相繼留學蘇俄,這批人員即為本文所研究的“中共留蘇人員”。

    一、20世紀20年代中共派遣人員留蘇背景

    (一)十月革命的勝利

    1917年11月7日,在列寧和托洛茨基等人的領導下,布爾什維克武裝力量攻陷冬宮,推翻了資產階級臨時政府的統治,建立了蘇維埃政權。此前,俄國在經濟上同中國一樣,是落后的、保留有大量封建殘余的農業國家;政治上,外部有幾大資本主義國家的包圍封鎖,內部武裝斗爭頻繁,社會矛盾尤其突出。在此形勢下,俄國成功建立無產階級政權無疑讓中國國內苦苦追求救亡圖存、民族解放的先進知識分子重燃拯救民族危亡的新希望。放眼當時的世界,曾經一度讓中國知識分子熱切向往的西方資本主義國家正陷入戰亂,資本主義的貪婪與殘酷讓他們開始質疑西方資本主義思想。以李大釗為代表的知識分子開始系統學習并相繼發表有關馬克思主義思想的文章。隨著學習和宣傳馬克思主義思想的組織不斷壯大,部分精英知識分子開始向往到蘇俄實地考察馬克思主義,深入學習蘇俄革命經驗。

    (二)對華宣言的影響

    1919年,巴黎和會將戰前德國在中國山東的特權全部轉讓給日本,嚴重損害了中國利益,使國人對所謂西式民主大失所望。同年7月25日,蘇俄派遣加拉罕訪華,并發表《俄羅斯蘇維埃聯邦社會主義共和國對中國人民和中國南北政府的宣言》(即“蘇俄第一次對華宣言”),宣布廢除一切與清政府簽訂的不平等條約及在華特權,主動向北京政府拋出橄欖枝。此宣言在中國各界引發強烈反響,部分知識分子認為此舉極大彰顯了民族主義和國際主義精神,掀起了一股學習蘇俄社會制度、革命發展歷程的熱潮。1924年,蘇俄廣泛被西方國家承認,北京政府也開始意識到與蘇俄建交的重要性,幾經周折,最終簽署《中蘇協定》。由于當時的中國同時存在幾大政權,因此蘇俄在積極爭取與北京政府建立外交關系的同時,也積極與孫中山領導的南方革命政府取得聯系,并簽署《孫文越飛聯合宣言》,與其政權確立合作關系。國共實現第一次合作,也為20世紀20年代留蘇熱潮的開啟創造了條件。

    二、中共留蘇人員主要留學院校及課程簡介

    相對于其他留學生而言,20世紀20年代留蘇的中共人員帶有更多的政治意義與革命色彩,是在當時革命環境下的特殊產物,在蘇接受的教育,極大影響了他們歸國后的發展。因此,筆者認為,對20世紀20年代中共留蘇人員的留學院校及學習課程進行詳細分析是必要的。據統計,由中共派遣的近1200名留蘇人員中,約95%就讀于莫斯科東方大學和莫斯科中山大學,本文著重介紹這兩所主要院校。

    (一)中共留蘇人員在莫斯科東方大學

    莫斯科東方大學全稱為“莫斯科東方勞動者共產主義大學”,由列寧領導的第三國際在1921年5月創辦,學校名譽校長為斯大林。

    在莫斯科東方大學就讀的中共學員共有三批。第一批學員是由上海共產主義小組派出的社會主義青年團團員,其中包括劉少奇、任弼時、肖勁光、羅亦農等近30人。據肖勁光回憶:“學習的主要內容是政治理論和俄文。記得政治理論課學習《共產黨宣言》、列寧的《青年團的任務》、布哈林的《共產主義ABC》、波格丹諾夫的《政治經濟學》,還有西方革命史、俄國十月革命、中國革命史以及工會運動的小冊子?!盵1]他們在此系統學習了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理論,奠定了堅實的馬克思主義思想基礎、理論基礎和實踐基礎。

    第二批學員中既有國內派遣的,也有從法國、德國等歐洲國家中轉過去的,主要是留歐學生。由于當時西歐革命形勢惡化,尤其是法國政府對中國學生進行扣押和驅逐,陳獨秀通過留法學生蕭三了解到這一情況,在爭取到共產國際的支持后,立即通知留歐學生開始向莫斯科轉移。從1922年初至1924年秋,中共旅歐支部向莫斯科東方大學輸送了共3批近80名留歐學生,其中包括趙世炎、聶榮臻等人。由于國共合作順利,革命形勢發展迅速,國內急需大批革命干部,國內黨組織也于1923年至1924年多次向莫斯科東方大學選派了葉挺等20余名黨團員。至此,在莫斯科東方大學的第二批中共留蘇人員已達100余人。前兩批中共留蘇人員文化水平相差無幾,因此第二批學員所學內容與第一批大體相同。

    第三批學員以國共合作背景下由國共兩黨共同派出的中共黨員為主。由于莫斯科東方大學在建立之初便明確提出,這是一所專為東方殖民地國家、地區,以及蘇俄境內東部地區少數民族培養政工干部的高等院校,因此雖然這一時期國共兩黨都往蘇聯派出了大批留蘇人員,且大部分集中于莫斯科中山大學,但仍有部分中共留蘇人員在莫斯科東方大學就讀。此外,由中共旅歐支部派遣的朱德、熊正心等人也在莫斯科東方大學就讀。第三批留蘇學員中,工人占據了很大比重,學員間的文化水平相差較大,為了便于教學與管理,莫斯科東方大學開設了工人班與普通班兩種班,分別安排不同課程。截至1927年,莫斯科東方大學中國部共有4個普通班、3個工人班,就學習內容來看,工人班以政治常識、經濟地理、西方革命史、東方革命史等較為淺顯的基礎課程為主;普通班以知識分子學員為主,課程與前兩批學員的學習內容相似,如科學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辯證唯物主義、俄語、馬列名著等。

    (二)中共留蘇人員在莫斯科中山大學

    莫斯科中山大學全稱為“中國勞動者孫逸仙大學”(1927年國民黨反革命政變后改稱為“中國勞動者共產主義大學”),是1925年10月為紀念已故的孫中山而創辦,目的是培養國民革命干部,第一任校長為拉狄克。

    莫斯科中山大學從創立到停辦一共走過5個年頭,1925年至1927年,中山大學的學員主要由三部分組成:一部分從廣州政府活動區域選派,包括國民黨中央要人的子弟,黃埔軍校和湘、滇軍校的學生等,如蔣介石的兒子蔣經國、汪精衛的內侄陳春圃,也有少數共產黨員,如黃埔軍校畢業生左權;一部分是通過中共旅歐支部和旅歐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選送的,如鄧希賢(鄧小平)、傅鐘等。前兩部分學員是公開成行的,還有一部分是從軍閥統治區的上海、北京、天津等地選送,大多數是共產黨員和共青團員,是秘密成行的,如陳紹禹(王明)、張聞天等。截至1927年,全校500多個學員中國民黨員約占一半,共產黨員和共青團員合占一半,但共產黨員大多加入國民黨,具有雙重身份。他們在學校中主要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基本理論,接觸到社會主義社會的實際生活。開設的課程有馬克思主義哲學、政治經濟學、社會形態發展史、俄國革命運動史、列寧主義、俄文等。

    1927年后的留蘇人員主要是參加國內革命斗爭、戰斗在國內第一線的黨團員。據楊尚昆回憶:“當大革命失敗時,中國共產黨還沒有建立起鞏固的農村根據地,在蔣介石和汪精衛的屠殺政策下,蘇聯辦的這些學校,幫助我們黨保存了一大批在國內難以立足的干部,并且幫助他們比較系統地學習了馬克思列寧主義基本理論,這是我們永遠銘記在心的?!盵2]由于國內局勢嚴峻,黨組織開始將國內已經暴露的黨團員向蘇聯轉移,以此保護黨組織的火種,另一方面也是赴蘇總結大革命失敗的經驗。這部分中共留蘇人員文化水平差異較大,文盲半文盲狀態的工人、中小學水平的工人、國內大學生乃至出國留學生都有,在這種情況下,莫斯科中山大學將學員分為預備班、初級普通班、高級普通班。其中預備班學員主要為工人,學習中文、歷史、地理、算術、政治常識、自然科學常識、軍事課等,還有少量俄文課。初級普通班學習內容主要為俄文、社會發展史、列寧著作和軍事基本知識;高級普通班所學內容則和1927年以前所學內容大致相同。

    三、20世紀20年代中共留蘇人員對中國革命的貢獻

    20世紀20年代的中共留蘇人員在留學期間,積極學習革命經驗和理論思想,回國后投身革命一線,對中國革命的發展起到了舉足輕重的作用。在歸國初期,王明主持中央工作,黨內教條主義思想盛行,使得革命一度陷入低潮;但通過具體的革命實踐,這批留蘇學子開始逐漸擺脫蘇聯式道路的影響,其中大部分進一步成長為中國共產黨的骨干力量,為中國革命的最終勝利奠定了必不可少的三大基礎。

    (一)革命領導基礎

    一批留蘇人員雖然在歸國前期受教條主義僵化思想影響,使中國革命遭受了一定的挫折,但他們為毛澤東在中共中央取得實際領導權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為中國革命的最后勝利奠定了堅實的領導基礎。以毛澤東為代表的馬克思主義正確路線在中共中央的領導地位初步確立,起源于1935年1月召開的遵義會議,而“王稼祥是召開遵義會議的積極倡議者。早在湘江戰役后,他就提出必須改變博古、李德的錯誤領導主張,并在高層領導人中做了醞釀”[3]。張聞天作為當時的政治局常委,在與毛澤東、王稼祥商量后,在會上作了反對“左”傾軍事路線的報告,直接對博古的發言進行否定,給博古等人當頭一棒,聶榮臻、劉少奇、陳云等人也先后發言。通過此次會議,毛澤東被選為中共中央常委,從此確立了其在全黨全軍的領導地位,毛澤東也在1945年中共七大上直接肯定了王稼祥、張聞天等留蘇人員在這場會議中的重要作用。1938年9月29日至11月6日召開的中共中央六屆六中全會,進一步確立了毛澤東在全黨全軍的實際領導地位。會議召開前夕,任弼時代表中共中央赴蘇具體匯報中國抗戰和統一戰線的具體情況,使得蘇聯和共產國際深入了解了中國革命的具體實際。王稼祥也向共產國際匯報了遵義會議后毛澤東在紅軍中所作的巨大貢獻,為共產國際對毛澤東領導地位的認可發揮了積極作用。會議召開時,王稼祥轉達共產國際的指示:“中共全黨應該支持毛澤東為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人,他是在實際斗爭中鍛煉出來的領袖。其他的人,如王明,就不要爭了?!盵4]這為六中全會的勝利召開創造了條件。由此可見,王稼祥、任弼時、張聞天等一批留蘇人員對毛澤東領導地位的最終確立發揮了重要作用。

    (二)革命思想基礎

    由于各種客觀原因,中國共產黨在幼年時期的理論研究氛圍比較薄弱。在這種情況下,中共留蘇人員在宣傳馬克思列寧主義基本理論方面所作貢獻就顯得尤為可貴。20世紀20年代的中共留蘇人員歸國后,通過翻譯馬克思主義相關著作、撰寫發表文章、辦報發刊以及開班講學等四種形式,宣傳馬克思列寧主義基本原理,促進了馬克思主義思想在中國的傳播。首先是在蘇期間,莫斯科中山大學就建立了50人的翻譯班,培訓一線教學翻譯,專門負責將馬列主義理論著作和蘇聯教員的講義譯成中文,如《法蘭西內戰》《反杜林論》《國家與革命》《社會主義從空想到科學的發展》等著作就是在這一時期翻譯的,這些譯作除了作為莫斯科中山大學馬列理論課教材之用,譯本也被歸國學生帶回中國,并陸續將馬列經典著作翻譯出版[5]。其次,部分留蘇人員歸國后,在完成組織交付的各種任務之余,仍堅持翻譯馬列著作,如王一飛在1926年“節譯了蘇聯卜克洛夫斯基《俄國略史》一書的序言,署名王伊維,以《馬克思主義的歷史研究觀》的標題發表于《新青年》雜志1926年第4號”[6]。留蘇學員的譯著大多是國內的首版,對于馬克思列寧主義思想在中國的傳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三)革命人才基礎

    以大革命時期的中共歸國留蘇人員為例,可以從側面反映出留蘇群體對革命的貢獻。當時各地工人運動正蓬勃開展,首批留蘇人員的回歸正好彌補了黨內干部不足的問題,他們迅速投入革命第一線。至1927年,黨內已有11名留蘇學子擔任中央委員,如王一飛、羅亦農等。從20世紀20年代到40年代中共領導人的教育背景來看,共有118位有留學經歷,其中80位是留學蘇聯的[7],由此也可看出中共留蘇群體對中國革命的巨大貢獻。真正的革命總是殘酷的,為了革命的勝利,部分留蘇人員甚至付出了生命的代價。王一飛是第一批留蘇學員,1925年回國后,先后擔任中共上海區委書記兼宣傳部主任、中央委員、中央軍委秘書長及中共湖南省委書記等重要職務,并參與了北伐運動,組織了多次工人暴動,1928年1月不幸被國民黨特務盯梢跟蹤,最終被捕,1月18日犧牲于湖南長沙教育會坪。著名的還有趙一曼、謝文錦、任作民、何叔衡等人。留蘇人員在歸國后堅持利用自身所學,積極投入革命中,用自己的鮮血和忠誠為中國革命的勝利作出了卓越貢獻。(作者 劉京緣系西南交通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碩士)

    參考文獻:

    [1]肖勁光.肖勁光回憶錄[M].北京:解放軍出版社,1987:25.

    [2]楊尚昆.楊尚昆回憶錄[M].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01:42.

    [3]施昌旺.王稼祥傳[M].合肥:安徽人民出版社,1998:138.

    [4]向青,石志夫,劉德喜.蘇聯與中國革命[M].北京:中央編譯出版社,1994:453.

    [5]張澤宇.留學與革命——20世紀20年代留學蘇聯熱潮研究[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406.

    [6]余沈陽.王一飛傳略、文存[M].北京:中共黨史資料出版社,1988:67.

    [7]孔凡嶺.大革命失敗后的中共留蘇教育及其特點[J].中共黨史研究,2006(03):51-57.

    來源:《神州學人》(2023年第7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daanvliegenthar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日韩视频中文字幕在线一区